丝瓜视频app下载污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甯玄冰这个小白脸,一脸狐媚子相,渊儿对美男又向来没有抵抗力,如何能经得住考验?!

   任乾坤咬着牙,攥紧拳头想着如何折磨这厮。

   突然,他脑子中灵光一闪,露出一脸正气地笑容走向甯玄冰,“甯教主,好久不见。”

   百里辛看了任乾坤一眼,“任盟主,来治病?”

   百里辛这句话问得很是突然,任乾坤只得答道:“是啊,中了点毒。”

   “哎呦,可是情-欲相思之毒?个老不死的,快四十了还玩偷情呢?对得起的夫人和儿子吗?”

   任乾坤:“……”麻痹老子的九环刀呢?!让老子劈死他!

   任乾坤气血上涌,眼中红光乍现。

   他与赤渊仙十八岁相识,自此情谊相投。他和赤渊仙的感情纯粹无暇,岂是“偷情”这等庸俗的词汇可以侮辱的。

   深吸两口气,压下心中怒火,任乾坤皮笑肉不笑道:“想来甯教主这些时日避世于药王谷,吃穿不愁,心无旁骛,过得很是舒心吧?这药王谷之外的事情怕是一无所知吧?”

   百里辛抖了抖袖子,“我如今避世,又怎会关心外界之事,我如今已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炼药书。”

   大眼睛爱笑姑娘萌萌哒

   “奥,那必定也不在乎这魔教百年基业的何去何从了。”

   “杨护法乃是担当之人,临走前我已将魔教托付给他。”

   “杨护法是不是担当之人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世上已再无魔教。”任乾坤哈哈一笑,眼角不自觉带上了一股邪气,“甯教主打算在这里避世多久?一年?一辈子?恐怕等甯教主离开这里的时候,外界已是沧海桑田,何处是家?”

   看到百里辛怔愣的表情,任乾坤仰头大笑一声,快意离去。

   乜了一眼任乾坤离去的背影,百里辛整了整袖子来到赤渊仙身旁,“任乾坤说的可是真的?魔教已不复存在?”

   赤渊仙眼珠子机灵地转了一圈,笑嘻嘻道:“离去不久,任乾坤便联合各大门派攻上了魔教总坛,们魔教即便再如何厉害,也寡不敌众,随后便败下阵来,被正道杀了个片甲不留。”

   百里辛震惊道:“片甲不留?!”

   赤渊仙又不假思索道:“不,还是有留的,在正道进攻总坛之前,杨护法带着一部分人悄然离开了。杨护法是的亲信,他应该会躲在也知道的地方,以便们日后相认吧?”

   听到赤渊仙的话,百里辛突然一个倾身将赤渊仙压在墙壁和自己中间,手顺势掐住赤渊仙的下巴将她看向自己,“我来药王谷行迹隐蔽,若非药王谷的人出去通风报信,正道如何会掐准时机在我不在的时候攻上魔教总坛。仙子,夙灭君在做什么?他这些日子干嘛去了?他为什么离去的时间跟我魔教被攻的时间如此相近,是巧合?还是有所图谋?们药王谷到底在图谋什么?”

   俊美邪肆的完美无缺脸庞几乎就要与自己贴在一起,赤渊仙呼吸一滞,眼睛一眨不眨贪婪地凝视着百里辛的容颜,眼中更是蓄上了泪水,“我,我不知。那些都是我哥哥和夙灭君之间的事情,我不过一介女流,又如何得知,莫要欺我。”

   百里辛闻言倏地收了手,转而脸色一变,抱住赤渊仙低声忧郁道,“对不起,我明知这不关的事情。”

   赤渊仙被百里辛抱了个满怀,顿时心跳加速,脸色羞红地反手抱住百里辛,“莫慌,若当真是箜篌君和夙灭君所为,我必定不会助纣为虐,我会帮的,相信我。”

   百里辛又紧了紧手臂,声音略带哽咽,“魔教是我一手创建起来的,它便如同我的孩子一般。这些所谓的正道杀了我的孩子,我必定让他们十倍奉还!”

   “恩,恩,”赤渊仙心猿意马,伸手拍了拍百里辛的背,“放心,我会帮的。”

   两人又抱了一会儿,百里辛才放开赤渊仙道:“仙子,今日我着实无心学医,暂且告退了。”

   脱离了百里辛的怀抱,赤渊仙的心顿时空落落的,她一脸失望的点点头,“好,先回去吧。”

   目送百里辛离去的背影,赤渊仙心头一阵酥麻。岂止是百里辛无心学医啊,她现在浑身瘙痒难耐,也无心育人了好吗?

   扫视了一圈已经坐定的药童,赤渊仙随手指了指,“,,,还有,随我入屋,其他人退了吧,今日暂且不教学了。”

   ……

   百里辛回到灭园,脸一抹哪还有方才的一脸憔悴。

   冷漠一笑后百里辛抬脚收拾起这个园子,夙灭君走后,这偌大的园子里便只有他一人,除了晚上顺着密道偷跑而出处理魔教事务。百里辛闲来无事,便按照那日的构想建造这片园子。

   园子很大,却也幽静。

   夙灭君虽然离开灭园,但夙灭君威名犹在,无人赶来打扰一二。

   难得忙里偷得半日闲,百里辛前段时间运起内功从后山开凿了一天小沟渠,将整片屋子围绕在其中,引后园泉中之水浇灌,不过半月,便收拾好了。

   他又在沟渠之上架了一座木桥,涂上暗红色的漆。

   从赤霞园回来,百里辛直直走进耳房。等再出来时,百里辛肩上扛出一把锄头和铲子,手里拎了两颗桃树树苗。

   曾说过会在前园中种上几颗桃树和挖上一条小河,现如今河已建成,就差树苗了。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虽说如今并非植树时节,但这桃树苗足以可以成活,等明年春天,桃树苗便可长叶开花,再过两年便可结桃。

   想着这些悠闲的事情,百里辛整个人也放松了许多。

   如今风云诡谲,皆是因药王而起,可药王谷却又是这风云之中唯一的净土,当真可笑。

   弯腰用铲子挖着坑,百里辛也不用内力。

   他正挖得起劲呢,突然身子一轻,便被一股力道带飞出去。百里辛回过神来,心中一喜,反手抱住那人身影,“师父,终于回来了。”

   夙灭君一身玄色衣衫,面容冷峻眼睛却带着浅浅的温柔笑意。他怀中抱着百里辛,身子却依然轻如浮毛,轻飘飘地便飘进了房中,“许久不见。”

   百里辛用最直接的方式作了回答,他直接反身抱住夙灭君,将他压倒墙壁上,又快又准地吻住了他的嘴唇。

   夙灭君眼中含笑,张开嘴接纳爱人热情的相迎。

   品尝着百里辛口中诱人的津液,夙灭君快慰地叹了口气,反客为主加重了这个吻。

   许久之后,两人才依依不舍地分开。

   百里辛看着风尘仆仆的夙灭君,问道:“吃饭了没?晚饭。”

   夙灭君摇摇头,“没有。”

   “呵呵,没有啊。”百里辛哈哈一笑,“没有我也不会给做的,别多想,我就是问问。”

   夙灭君闻言轻轻弹了百里辛的脑袋一下,“我的饭已经在眼前了,还做什么?”

   百里辛:“……”这是自己挖坑跳的节奏吗?

   虽是调笑,夙灭君却放开了百里辛,皱眉道:“我出去了一个多月,为带回来了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先别说,让我猜猜看,坏消息是不是魔教被灭了,好消息是不是魔教中还有一部分人活了下来?”百里辛伸出食指举到夙灭君的眼前摆了摆手。

   夙灭君眼中露出惊讶表情,“为何知道?”

   “当那个地洞是白挖的吗?魔教的事情,我自然有我的处事方法。”

   夙灭君幽暗的深瞳定定看了百里辛一眼,突然笑了,“原来一切都在的掌握之中。”

   百里辛勾唇浅笑,深深看了夙灭君一眼,却未回话,而是问道:“一个多月没见,有没有想我?”

   “这个徒弟,当真奇了。我一个多月未曾出现,不是先问我这一个多月去哪了,反而问我像不像。”夙灭君将百里辛的两条腿架在自己腰上,伸手从百里辛的腰间伸过去包住他挺翘的臀部,手还用力地揉捏了几下。

   百里辛身体修长,屁股特别紧俏,夙灭君揉了揉,实在是爱不释手,便又揉捏了好几下。

   百里辛被揉的身体发热,只好将胳膊环到夙灭君的脖子上咬着他的耳垂道:“我管出去干什么,我才不在乎。倒是说有没有想我?再不说我的寒毒就要又发作了。”

   夙灭君哈哈一笑,抱着百里辛往床上移动,“我出去这一个多月,回来发现自己也得了不治之症。”

   百里辛将头抵在夙灭君的脖子上,伸出舌头舔了舔夙灭君的下巴,闷声笑道,“再让我猜一猜,可是情-欲相思之病?”

   夙灭君一手托着百里辛的屁股,另一只手顺着他紧紧夹住自己腰的腿滑着,“怎么什么都知道?”

   “我乃铁口直断甯半仙,什么事情不知道。”百里辛伸手掐了夙灭君的腰一下,舔了一下他的耳垂,“的手在往哪里摸,动手动脚的,不知道我得了不举之症吗?”

   “不能放手,”夙灭君手已经滑到了百里辛的腰上,“我是治不举的药,是我治情-欲相思之苦的药,我互为解药,合该是这天地之契,我怎能放手。”

   百里辛嗯哼一声,脚用力踢了踢夙灭君的屁股,“哼,假正经!”

   “我在说的可是治病良方,却说我假正经,”夙灭君抽开百里辛的腰带,“相由心生,怕是自己在想什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