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黄且不用登录的软件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言洛希双眼无神的看着前方,她对他隐瞒了太多事情,也辜负了薛淑颖对她的期望。薛淑颖以死守护她,不过是想守护住儿子的幸福。

可她五年前不仅执意离开他,五年后还带着仇恨回来,想让他家破人亡,所以就算是善良的薛淑颖在天上也看不过去了,想要警示她。

“我不善良,我宁愿我不善良。”言洛希喃喃自语道,她好累,她原本就是个简单的人,没有那么多歪门邪道的心思,她只想拥有简简单单的幸福,为什么就这么难?

厉夜祈感觉她的状态不太对劲,言零受伤极有可能是压倒她内心的最后一根稻草,让她处于崩溃的边缘,“傻瓜,不想回病房去,那就靠在我肩膀上睡一觉,等醒了,就能见到小零了。”

言洛希瞳孔完全没有任何焦距,她目光空洞,“我睡不着。”

“那我陪说说话,嗯?”厉夜祈抬手轻轻梳理她的头发,试图让她的精神放松下来,“我六岁时受过很严重的伤。”

言洛希没说话,只是睫毛颤了颤。

“我当时伤得很重,医生一度给我爸妈下了病危通知书,后来我爸和我说,我妈听到我再也抢救不回来,吓得晕了好几次,后来还是被医生抢救回来,那时候医生就说我命硬,小零像我,他也会重新站起来,相信我。”

言洛希心里一揪,她抬起脸,仰望着他,“为什么会受伤?”

“因为一场爆炸。”看到她原本还如一潭死水的小脸,逐渐涌现出惊惧,他轻轻拍着她的肩膀,“现在已经没事了,所以不要担心我,嗯?”

说起来,他是那场爆炸中唯一幸存的人,正因为如此,傅璇才恨他入骨。

青春少女学院风连衣裙浅笑嫣然铁轨写真

而这些事,随着傅璇的死亡,也终成过去,他不想在此时提起,让希儿难过。

言洛希伸手在他身上摸来摸去,似乎在确定他是不是真的全好了,“对不起,我不知道曾有过性命之忧,那现在都好了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有,我很好。”厉夜祈握住她的手腕,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再让她这么摸下去,他恐怕就会不合时宜的产生欲念了。

言洛希点了点头,她的目光落在重症监护室的门上,“小零也会没事的,对吗?”

“嗯,他会没事的,靠着我休息一会儿,好不好?”厉夜祈的声音温柔和缓,他刻意压低的声线,极有催眠的功效。

言洛希刚才狠狠的哭了一场,再加上情绪大起大落,这会儿靠在他胸口,听着他沉稳的心跳声,她眼皮沉重得睁不开。

“到探病时间叫我。”

“好,放心睡吧。”厉夜祈轻拍她的肩膀,哄着她入睡。不一会儿,怀里的人儿就睡沉了。厉夜祈垂眸,看着她湿润的眼睫毛,想起月岛从W城带回来的调查报告。

她曾有两年时间,神智都浑浑噩噩的,生下言零后,因为产后加重了之前的忧郁症,她一度差点将自己逼疯。

后来社区的工作人员强行抢走孩子,才逼迫她清醒过来,重新振作。

她在国外过得这么辛苦,却也从来不肯与他联系,甚至在回国之初,她还刻意隐瞒言零是他们的孩子的事实。

倘若不是他带她去W城,遇到她以前的邻居,只怕他会以为,他们的孩子早在五年前就在那场绑架中流产了。

他自责没有保护好她保护好他们的孩子。

而现在言零受伤,她又怎么可能轻易释怀?

想到这里,厉夜祈心疼的亲了亲她的发顶,五年前他没能保护好他们母子,五年后他依然让言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受伤,他怎么能原谅自己?

言洛希睡得很不安稳,噩梦缠绕着她,她梦见自己大着肚子,被一群人团团围住,那个长相猥琐的男人伸手过来扒她的衣服,她拼命闪躲,却躲不开那只令她作呕的手。

然后羊水破了,她拼命哀求他们送她去医院,可是那些人却冷漠的看着她,任她在死亡边缘挣扎。然后她梦见自己生了个孩子,那些人抱起孩子狠狠往地上砸去。

“不要!”

言洛希尖叫着醒来,才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她眼神空洞的看了看四周,然后掀开被子急急下床,连鞋都没穿,就往门外跑去。

刚拉开病房门,迎面撞进男人怀里。

厉夜祈连忙伸手扶住她的肩膀,看着她惊慌失措的模样,他连忙问道:“希儿,怎么了?做噩梦了吗?”

言洛希一心念着还在重症监护室里的言零,她挥开厉夜祈的手,就要往电梯间跑去,厉夜祈急忙扣住她的手腕,“希儿,现在还没到探病时间,去了也见不到小零,先吃点东西,的脸色很不好,小零醒来看见这样,他会担心。”

言洛希浑浑噩噩的被厉夜祈拉进了病房,他按着她在病床上坐下,然后放下保温桶,他摸了摸她的脸,“别担心,我去问过主治医生,小零的情况很稳定。”

言洛希怔了怔,她心尖弥漫上强烈的痛楚,“我刚才做了个噩梦,梦见那些人把小零摔死了。”

“梦是反的,乖,别胡思乱想,先吃点东西,等小零从重症监护室出来,才有力气照顾他对不对?”厉夜祈安慰她。

言洛希眼眶湿润,她吸了吸鼻子,勉强压住心里的焦躁不安,她接过厉夜祈递过来的碗,吃了几口粥,就怎么也吃不下去。

她放下碗,站起身来朝门口走,“我想下去陪着小零,他一个人躺在重症监护室里会害怕。”

厉夜祈看她的样子也没办法冷静下来,他起身跟出去,轻轻叹息一声,“我陪去,但是我们先把鞋穿上,嗯?”

医院里冷气足,她光着脚踩在冰冷的地板上,很容易着凉。

言洛希低头看着自己的光脚丫,她点了点头,厉夜祈走回到床边,拿起她的小白鞋,重新走到她面前蹲下,他抽出口袋巾,擦了擦她的脚,然后帮她把鞋子穿上。

言洛希垂下眸,一眼就看到他后脑勺上新换的纱布,她心中一时黯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