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乐污下载安卓最新版

白竹一下午的时间说长也风的困惑一下午的时间说长也长,说短短,总是话还没有说完,一下午就过去了。

白竹风甚至有些疑惑,感情的问题虽然是自己不能去决定的,但是她更希望白沫沫能坚持自己的想法。

如果一个人没有办法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是明明知道相爱却不能再一起,拿是多么遗憾的一件事情。

白沫沫的情况大概就是这个样子,晚上的时候,冷挚并没有进来,只是一个电话白沫沫就离开了。白然本来也想一起走,但是这些天不见白竹风,也想多待一会。

“竹风……”

白然喊了一句,却不知道要去说什么,其实白竹风说的很明白,这个是白沫沫自己的选择。

白竹风一直处于发呆状态,眼睛盯着一处,直到白然喊了她一声,白竹风这才回过头来,看着白然。

“小然,我们做不了什么,就算是看着沫沫现在的决定做的不对,我们也无计可施。”

这就是白竹风最无奈的事情。

白然并没有待多久,很快就离开,白然也明白,她们也有自己的无奈,就像是现在,白然很知足和方子言生活,最起码在罗美美和方夫人还没有来闹腾之前,一直保持这样的日子,很好。

晚上,墨景书一直都待在办公室,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

周围都是静悄悄,唯有卧室里的灯光,证明还有人在等着他,墨景书心里有一阵莫名的暖意。

金海若纯美的花朵时光

这样的生活他也不想再有,甚至有些想念白竹风和自己在公司的日子,墨景书更加坚信,自己要给白竹风不一样的生活。

墨景书停好车,拔下钥匙,搭着外套走了进去。

李妈一般这个时候都已经消息了,如果是有人的在等着的话,一定是白竹风的,但是墨景书进来的时候,却没有看到白竹风的人影。

墨景书微微皱着眉头,将自己手上的西服打在餐桌的椅子上,一遍系开手腕上衬衫的扣子,一边朝着楼上走去。

卧室里的等还亮着,门也开着的,墨景书知道白竹风没有休息,还在等着他。

果然,墨景书走进去的时候,白竹风就坐在床上,手机拿着一本书,可是眼神却是在对面的电视柜上。

“怎么还没有睡觉?”

墨景书赶紧走过去。坐在白竹风的身边,将白竹风手机的书抽调。

“你回来了?”

白竹风这才反应过来,墨景书回来了。

墨景书赶紧白竹风有些不对劲儿,赶紧伸手去触碰一下白竹风的头,温度正常,并没有发烧的迹象,本来是孕妇妊娠期间的体温会多少高一点的,但是白竹风却没有对少变化。

“怎么了?今天不是小然和沫沫来了吗?”

本来白竹风心情就是多变的,墨景书最害怕的就是现在白竹风情绪变得不好,可是却不能时时刻刻陪在白竹风身边。

“没什么了。”

白竹风对上墨景书的视线,尽量的告诉墨景书自己没有事情,不是因为白竹风不想说,只是白竹风不知道应该怎么去解释。

墨景书有些不放心,毕竟在一起这么长时间,白竹风只要有点不对劲儿的地方,墨景书还是能很快就知道的。

墨景书搂着白竹风更加用力了,继续说道:“到底怎么了?没有事情的时候,你不是这个样子的,和我说说看?”

白竹风还是沉默了不说话。

墨景书也不想为难白竹风,想说的时候自然是会说的,但是墨景书多少有些责怪自己,就算是工作的事情在忙,也应该陪着点白竹风,毕竟现在是非常时期。

“竹风。这几天,我在家里陪着你,或者是陪你出去走走吧。”

墨景书提议道,若是以前,这些事情墨景书自己安排就好,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白竹风摇了摇头,蓝蝶的事情一直都没有一个定论,现在的白竹风会被任何事情影响情绪的,就算是一个最简单的事情也是。

白沫沫、白然、蓝蝶、顾心,白竹风都不敢去想。

她现在哪里都不想去,白竹风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自己这么的多愁善感。

“你不用担心我,只是现在想到了一些事情,觉得很奇怪。”

白竹风说道,看着墨景书,墨景书做的白竹风都是看在眼里的,她自己也很是很感动的。

她很想努力不要让上一辈子的事情牵扯道这一辈子,但是现在闭上眼睛,就是自己想到的那些清晰的画面。

白竹风觉得压力好大,但是却始终不想离开这个家,或许在这里才能找到安感。

“是沫沫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墨景书有些懊恼,白竹风现在的情绪很难把握,只要白竹风不说,墨景书也是猜不到的。

“沫沫会来了,现在过的很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能感觉到沫沫的不开心。我很想去帮助她,可是却不知道要怎么去帮助她。”

白竹风说着忽然流下眼泪了,她是真的不想看到自己的身边的人不开心,但是越是不想看到,就偏偏越能遇见。

墨景书不想再听着白竹风将下去,顺势压着白竹风就狠狠亲上去,不是墨景书不想去了解,只是白竹风这么说下去,会更加难过。

现在她的整个心情都是负面的,就算是自己将一些别的东西,也不见得白竹风可以接受,既然这样墨景书还是喜欢采取直接的方式去解决。

白竹风不停的拍打着墨景书的胸膛,其实墨景书很小心,不敢去碰到白竹风,生怕伤害到肚子里的宝宝。

等着墨景书狠狠的占完白竹风的便宜,这才看着白竹风,郑重其事的说道:“竹风。不要乱想,沫沫的事情冷挚会处理好的。”

墨景书在心里早就把冷挚骂了一遍,现在白竹风都已经这样了,还要操心白沫沫的事情,显然是冷挚没有把事情做到位。

“恩,我也没有想要管理太多,只是看着沫沫,多少想去了一些东西,我没事的。”

白竹风意识到现在不能让墨景书过多的把精力方子自己的身上,宁炘因为自己的不配合,已经在找各种的方式来对付墨景书了。

白竹风深呼吸一口气,用最快的时间去调整自己的状态。

“竹风,你现在没有必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等着事情发生了,我会想办法去解决的,你现在要做的就是保重你和儿子。”

墨景书不知道是自己哪里做的不到位,导致白竹风竟然有这样的担忧。

白竹风努力的点点头,将这些想法都压在心里,她不知道要怎么去排出来。

看着白竹风努力稳定了自己的情绪之后,墨景书才去洗澡,在浴室里多少都有些担心白竹风,似乎都向着要怎么去调整,才能做到工作家庭两者都兼顾。

墨景书想要现在趁着袁京轩在国内的这段时间尽量去做好这些铺垫工作,一来可以省出好多的事情,也不需要浪费太多的人力物力。

二来就是要时刻都要防着点宁炘,墨景书就害怕一个不注意,宁炘钻了空子。

白竹风看着墨景书去洗澡,自己躺在床上,想着的事情更多。

她现在很想伪装起来,甚至是不想让墨景书看出有一点不对劲儿的地方,但是现在许多的事情真的压在白竹风的面前就像是一座山一样。

自己却没有一点办法,她真的希望蓝蝶一辈子都想不起那件事情,她可以努力克服,克服自己去接受墨景书。

白竹风只是刚想到这个问题,忽然自己的手机想起来。

是宁炘发来的一个信息,白竹风已经很久都没有和宁炘联系过,在说也没有什么需要联系的。

白竹风看着发件人,有些不想点开,但是还是点开来,看着宁炘说道:“白竹风,小蝶最近在头疼,离着想起那件事情不远了?”

白竹风楞了一下,这是在给自己做警告,还是在提前通知,宁炘不是那种会帮助被人的人。

白竹风很呼吸一口气,快速删掉了信息,这样的绝对不能让墨景书看到。

白竹风想这些事情都自己来解决,可是却理不出一个头绪来。

白竹风很想爆发出来,但是似乎却找不到一个能够爆发的点。

过了一会,白竹风都没有回复宁炘的消息,兴许宁炘以为白竹风看不到,就继续发送了一条信息过来。

“我不知道你会不会害怕,你现在和墨景书的感情不错吧?你这样对的起你的父母吗?”

白竹风这些不能淡定了,宁炘总是知道哪一个神经能很快的就触动白竹风,什么事情是白竹风的极限,宁炘拿捏这些比较准确。

白竹风想了很久,趁着墨景书还没有出来之前,她快速的回复了宁炘的问题:“辛苦你照顾好蓝蝶,省下的事情我没有想清楚要怎么办,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办。”

墨景书现在已经是自己的丈夫了,上次决定在一起的事情,白竹风就已经想到要面对这些事情,但是想到要真正去面对的事情,有这么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