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破解版下载大全

这家人的房主也没有那么多的讲究,找了左右的两个邻居做保,写下了一份房产易主的契约。然后约定明天一早跟柳雅到衙门备案,到时候再付清银子,也就算两清了。

转悠了一个多时辰,买下了两间房子,柳雅觉得收获倒是不小呢。

秀宁问道:“主子,你真的打算去那间开满茉莉花的房子里住啊?”

柳雅反问道:“为什么不去呢?环境清幽,地点也不错,我们在城里住,比在乡下往外跑要方便多了。”

“可是主子家里头的人……”秀宁说了一半,又道:“估计主子家里人也不会太在意的吧。毕竟主子终究是要嫁人的,也不会一直待在家里。”

柳雅笑了笑,道:“我明白你的意思,是问我家里的爹和大姐怎么办?他们可以自食其力,自然不用我一直在家里守着。何况我也不是要离家出走,而且有马匹的话距离也不是太远,一天往返足够了,我可以经常回去看看他们的。”

秀宁点点头道:“主子,我会加紧练习骑马的。以后主子您到哪儿,我就跟着到哪儿。”

柳雅笑了一下,问她道:“那个东子最近有没有去找你啊?我看他对你挺好的。”

秀宁摇摇头道:“我可并没有想这些事情,主子买下了我十年,这十年我都是要忠心跟在主子身边的。其余的事情,我都不会去想。”

“不用这样。”柳雅拍拍秀宁的肩膀道:“我也会给你置办一套房产,等你十年的契约满了就送你出嫁。所以你现在可以放心找一个如意郎君了。不过,就算是你现在想要嫁人,我也不会阻拦的。”

秀宁听了脸就是一红,道:“主子,我其实是想一辈子都跟着您的。我并没有觉得嫁人有多么好,反而是跟在主子身边的日子,让我觉得特别开心。”

“这个以后再说,我不会阻拦你们任何一个人的幸福的。别把我当成不近人情的主子。”柳雅说完,道:“今天你自己回去吧,时间还早,我就回家去看看。毕竟也出来这么多天了,家里也不能完不顾。”

粉红色嫩模 抱着她的R娃娃

秀宁问道:“不用我跟着主子一起回家吗?”

“不用。在屏山村,我就是一个乡下的小丫头而已,哪有带着个丫鬟在身边的道理呢。没事,我比现在年幼的时候,也是整天这样跑来跑去的,不会有事的。你回去吧。”

柳雅说完,拍拍秀宁的肩膀,示意她趁着天黑回家去。

秀宁又问道:“那我明天早上去衙门等候主子呢,还是另有其他的安排?”

柳雅道:“暂时没有别的安排,你就在家等我吧,衙门的事情不用你管。我把这边房契的事情安排好了,就着手搬家了,到时候你就直接住进这茉莉花园等我吧。”

“茉莉花园?这名字真是好听。”秀宁想想那芳香四溢的花园,简洁干净的房间,心里很是欢喜。

在秀宁心里,柳雅是个果断、凌厉又雅致、秀丽的主子。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气势,却又随和的像是邻家的姑娘;美貌的不清冷孤傲,却也绝不容许被人怠慢,是个令她产生莫名崇拜的人。

柳雅笑着道:“那里以后就是我们两个人的家了。你倒是可以想想,怎么把咱们的新家装饰一下。”

秀宁点点头,满心欢喜的样子,还一定要送柳雅出城去牵马。

柳雅也没有阻止,就跟秀宁并肩往外走,还时不时的说笑几句,显得很是随意。

拿回了马,柳雅对秀宁道:“行了,这回别送了,我骑马就走了。你快点回去吧。我明天办好了事就去找你。”

秀宁这才答应着,进城回家去了。

柳雅也没有再耽搁,骑着马一路飞奔的回家去了。赶在天刚刚黑的时候,就回到了屏山村。

村里已经开始安静下来,家家户户吃过了晚饭没有什么事干,基本上就都已经准备睡觉了。

其实,也就只有柳家最近几年变化比较大,条件好了而已。其他的人家大部分都还处于贫困的边缘,都是日落而息,要节省灯油钱的。

村里路上没有什么人,柳雅就更快的骑马往回走。但是当她远远地看到柳家院子的时候,心里微微升起一股怀念和落寞。

小院如初,夜色下显得宁静又安逸。但是那盏一直可以温暖柳雅心头的小灯却没有亮起来。灯杆倒是还竖立着,可是灯杆顶上的铜钩空空的,根本就连油灯都没有挂上去。

可是柳雅一转念,又觉得自己想太多了。毕竟她离开家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也没有和柳达成说明回去的日期,家里没有点灯等她回来也是正常。

压下了心头的那抹酸涩,柳雅总有种感觉就是和从前不一样了,有些东西产生了隔阂,就再也回不去了。

柳雅拉停了马,跳下马来慢慢的朝家走走去。她是怕马蹄声惊醒了家里的人。

然而,当她走到柳家的旧房子时候,以为的听到屋里好像有声音。而且还是两个女人的声音。

柳雅一怔,下意识的就停了下来。用手轻轻的拍了拍大黑马的脖颈,示意它不要出声,在原地等着自己,然后悄悄地朝院门靠了过去。

柳家的新房子已经扩大了院子的竹篱笆,把旧房子也围在了院子里。但是这边原来的院门没有堵死,也是可以进去的。

柳雅试着伸手推了一下院门,门虚掩着,直接推开了。

柳雅放轻脚步走了过去,来到她之前住的那间小屋,侧耳细听,声音就是从这间屋子里传出来的。而且,现在说话的是柳絮儿。

就听柳絮儿道:“娘,委屈你了,先在这里住几天吧。爹的脾气大,只怕一时半会儿还是不能原谅你的。”

娘?柳雅愣了一下,脑子里闪出周翠莲的嘴脸来。

果然,就听到周翠莲沙哑又带着哭腔的抽泣声,道:“没事的。絮儿,娘知道你还是惦记我的,这就足够了。娘也是在外面实在苦得受不了,才回来的。能给我有个片瓦遮身的地方,足够了。足够了。”